权健小心!对手堪称东南亚恒大 归化组"多国部队"

亚美娱乐 2018-01-30 18:48 阅读:196

亚美娱乐体育1月30日报道:

作为上赛季的中超升班马,表现出色的权健最终拿到季军获得了新赛季亚冠资格赛的参赛资格。就当新赛季渐近且媒体球迷开始憧憬新帅索萨如何对抗布里斯班狮吼时,神秘的菲律宾球队谷神星却在澳大利亚用一个让人咋舌的3-2预订了飞赴天津的机票。

饱受国内足坛氛围不佳且联赛每况愈下的大环境中,谷神星缘何从12年建队之后就短时间崛起并杀入亚冠赛场让人称奇。接下来,就让我们结合菲律宾足球近年来的发展历程以及谷神星的崛起之路,一起来窥探这支神秘的规划大军。

【帮国足杀进十二强,菲律宾归化政策沉淀中爆发】

作为东南亚球队,菲律宾足球近年来的发展并不顺畅,在其较为看重的东南亚锦标赛中,球队接连在12、14两年折戟半决赛。联赛的阴暗面不断以及国家队实力的日渐下滑,让菲律宾足球开始在自省中寻求崛起。

扩大足球人口,将基石夯实,是菲律宾足球内部改革的首要措施。在这个举措下,菲律宾国内的足球氛围再度火爆,踢球的孩子以及各种足球培训如雨后春笋。在国际足联2016年的不完全统计中,当时全国人口为8462万人的菲律宾国内总共有167万人参与过足球培训活动,而且,注册足球从业人士达到了30675人。

除了“修炼内功”,菲律宾足球的归化政策成为短时间战力沉淀的核心举措。只是,菲律宾的归化政策以时间维度来看分为两个明显的阶段:

1、初始阶段:归化人员冗杂且向心力不足

菲律宾的归化政策有着明确的思路以及阶段性的规划措施。首个阶段里菲律宾足协瞄准的是那些战力不俗,但是出生于足球强国且短时间内无法获得国家队征召的球员。这些球员都经历了欧洲主流联赛(或是次级联赛)的洗礼,水准明显高于菲律宾本土球员。不过,此时的规划政策具备广撒网的特点,就是抓紧具备规划条件的球员全力促成规划。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日本前锋大友惠(母亲为菲律宾人),这位曾在仙台维加泰、横滨FC等队效力的前锋,在收到规划邀请时已经33岁“高龄”。另外,出生于德国且曾在瑞士豪门草蜢队效力的马丁-斯图贝尔等年轻球员也在当时给菲律宾足球带来了新鲜血液。

图1

图1

图1:菲律宾早起归化代表人物、建业外援哈维尔

当然,菲律宾归化政策前期并非没有代表性的强援补充,现效力于中超建业队的外援哈维尔、曾在德甲法兰克福队效力的施洛克以及日前代表卡迪夫城在足总杯赛事中对阵曼城的门将埃斯尼奇就是规划大军中的佼佼者。有菲律宾血统的他们长时间生活在欧洲,在归化前期对于菲律宾国旗并没有太多的归属感。因此,哈维尔、施洛克等人都曾“因伤”以及与当时国家队主帅有隙拒绝出战过国家队赛事。

2、全力发展阶段:强战力与潜力股成为重要目标

在哈维尔、施洛克等人完成归化之后,菲律宾国家队的实力得到了提升,但是也展现出了归属感层面上的不足。从14、15年开始,菲律宾的规划政策开始出现倾斜,规划目标开始集中在当打之年的高水准球员以及欧洲青训的天赋妖星。

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在14年球队归化了西班牙籍的中卫阿尔瓦罗-席尔瓦,当时30岁的他母亲为菲律宾人,生于马拉加的他是贝蒂斯青训,长时间在西班牙次级联赛效力。在归化完成之后阿尔瓦罗-席尔瓦也成功加盟了谷神星俱乐部,并在此后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战了和平杯赛事,展现出了在后防线上高一档的水准。另外,菲律宾足协在15年曾花费巨大的精力寻求归化当时的妖星阿雷奥拉。阿雷奥拉的父母都是菲律宾人,当时效力于巴黎圣日耳曼青训,而且是法国青年队的主力门将。不过,阿雷奥拉还是拒绝了菲律宾足协的邀请并选择了为法国效力。

图2

图2

图2:菲律宾规划政策第二阶段曾花费巨大精力想归化巴黎圣日耳曼门将阿雷奥拉

当然,阿雷奥拉如今已经成为巴黎圣日耳曼的主力门将竞争者,接受归化为足球弱国菲律宾出战并不是理性的选择。不过,菲律宾足协的归化政策还是有很大的效果,因为,意大利出生的西蒙尼-罗塔、生于墨尔本的伊恩-拉姆赛以及出生于德国的奥特兄弟都已经在谷神星、菲律宾国家队成为主力球员。

因此,菲律宾足球近年来的进步与规划大军的出色发挥有着直接的关系。在18年俄罗斯亚预赛中,菲律宾国家队虽然未能晋级十二强,但是有两场比赛颇具代表性。一场是预选赛小组赛首战2-1取胜巴林,首发11人全部为规划球员,而且伊恩-拉姆赛等人的发挥无比关键;另一场就是3-2取胜朝鲜,让国足最终成功杀入十二强赛。

【背靠金主,谷神星疯狂归化下已有东南亚恒大态势】

版权声明
本文由亚美娱乐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权健小心!对手堪称东南亚恒大 归化组"多国部队"https://www.lszjzx.com/news/1732.html